在高雄港邊住了55年的地方耆老蔡崇河,曾覺得當年一道兩米高的圍牆隔開了高雄港與高雄市,讓生活很不方便。
.
擔任代理市長時,我有次和里長、里長牽手夏麗鳳聊天。里長說,「住海邊那麼久,怎麼都沒看到海?」我一聽就說,「不然我們來把這片圍牆打開好嗎?」
里長牽手說,當時她跟先生都覺得哪有可能,結果在短短三個月內,圍牆真的拆掉了,市民朋友們從此看得見大海。
.
當時的工務局長、現任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回憶,為了拆除圍牆,我邀請鐵路局局長南下高雄,一起沿著臨海線「走一遭」,並且邊聊邊打給行政院長,討論如何拆除。
林欽榮說,陳其邁讓國防部、鐵路局、港務局等單位點頭,拆除圍牆,是「改變高雄的歷史一刻。」
.
真愛碼頭推手的楊欽富建築師則說,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亞洲新灣區,就是在拆除圍牆之後,才得以開始發展的腹地,包括流行音樂中心、旅運大樓等。
圍牆的拆除,正象徵著「從戒嚴變成開放的時代意義」,讓高雄港成為市民所愛的「真愛」。
.
市港合一,是高雄人過去共同的一個期盼,對於高雄市的城市發展也非常重要。
盼望讓市民朋友看到海洋、看到漂亮美麗的港灣。
我把港務局的圍牆拆除,就是回應市民們的期盼,讓高雄從此有了全新的城市風貌。